收藏本站 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设备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行业导航 产品 求购 企业 动态 展会 招聘
分享到:

清迈附近有什么好玩的 清迈自由行哪里好玩 清迈自由行遇到泰北茶

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认识了来自金三角华人村落的J。她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,泰语也讲得十分地道。她的出现引起我对金三角历史的浓厚兴趣,想要去一探究竟。


“金三角”,这三个字承载了太多故事,ying粟、武装走私、三不管地带…无论哪一个标签,都足以叱咤风云。

这里神秘又让人生畏,它声名赫赫,不止因为,也因为一支残军的到来。

金三角,缅甸、泰国、老挝三国边境,总面积50万平方公里。曾经,全世界69%都出自这里。


如今,几十年过去了,风云几起几落,在三国政府的多年联合整治下,粟已经不见踪影。

但那支曾经盘踞于此的残军,不但没有被消灭,反而在金三角生存下来,繁衍生息。

他们是如何做到的?他们身上又背负着怎样的创伤与历史?如今的他们是怎样生活?

带着这些问题,暹罗妹儿查阅资料、实地走访。今天的故事,将为大家揭开这群异乡同胞的生存之谜。

故事有点长,请君慢阅~

1950年2月20日,云南解放。这一天,第8军237师709团少将团长李国辉,率1000多名残军从云南西盟佤山进入缅甸。

在一个叫小孟棒的地方,偶遇第26军93师278团的逃缅残军,由副团长谭忠带队,共600多人。两支部队就地整合。

进入缅甸后,电台坏了,修了三天,才终于与台湾取得联系。然而台湾国防部回复:李国辉,你部自谋出路。

“自谋出路”意味着台湾不管这支死里逃生的部队了。在孤立无援、缺少粮食的缅甸,一旦发生战事,他们将死无葬身之地。

伤心之余,李国辉、谭忠商量决定就地扎营,总部设在小孟棒,孟果镇、孟研各驻守一个团。

部队执行三大任务:一、开荒种地解决部队吃饭问题;二、为犯当保镖,向老挝泰国边境运送,收取巨额保护费,解决军费来源;三、招新兵搞训练,扩军备战。

通过招兵买马,收容游兵散勇,土匪,在两个月内,部队很快扩充到3500人。

1950年6月16日清早,缅军6架轰炸机袭击小孟棒,声四起,火光冲天,残军被炸死165人。

与此同时,驻守孟果的278团,也遭到了缅军重炮和机枪的疯狂袭击,死伤50多人。

这些重是残军所没有的。他们想要退进原始森林,可缅甸国防军已派出1万人的搜山部队把守各路口,阻断了退路。

进退两难,若是等待,也只有一条。缅军尽管把守很严,可一到天黑就一个个蹲在地上休息。

天黑下来后,李国辉命令不准开枪,全团官兵上。

战术凑效,消灭缅军一个连100多人后,残军杀开了一条血路,深夜12时,终于全部进入原始森林。

李国辉知道,残军死伤惨重,又缺少,不能与缅甸国防军正面硬打。

在原始森林里与缅军周旋了12天后,6月28日,残军决定向缅军发起反攻。

孟果虽小,但战略位置十分重要,如果夺取孟果,就能随时撤回泰国,使缅甸1万多人的搜山部队失去作用。

营长董享恒率领全营400多弟兄,一夜奔袭140里,破釜沉舟,一番激战,打死缅军32人,夺回孟果。

但是,天亮,缅军2个团3000余人围了过来,先是用炮轰,接着冲锋,打得残军伤亡惨重。

深夜下起暴雨,残军敢死队发起偷袭,摸入缅军炮兵阵地,用杀死十多个缅军,俘虏205人,缴获十尊大炮,大获全胜。

天亮,十尊八一重炮一齐向缅军开炮,打得缅军措手不及,一举夺回小孟棒。为报一箭之仇,又进攻大其力,只用了一天时间,就攻陷了这座当时就有3万余人的重要城市。

这场历时40天的战争,缅甸国防军牺牲1500人,受伤3000余人,被俘302人。残军牺牲408人,伤602人,大获全胜。

7月28日,缅甸派人前来议和:只要残军释放俘虏,离开大其力和公路沿线,将允许残军居住。

残军有了立足之地,当即按协定释放了全部俘虏,撤离新占领的城市,回到小孟棒、孟撤、孟果一带,重新安营扎寨坚守了下来。

残军大败缅甸国防军的消息不胫而走,震动了缅甸、泰国、老挝。各国记者纷纷前往泰国的夜柿,要求进入大其力采访残军。

各大媒体争相报道,倾刻间,全世界的眼球都吸引到了金三角。

当蒋介石看到《曼谷日报》报道残军大败缅甸国防军的消息后,兴奋不已,当即命令李弥返回金三角,恢复对金三角的军事供给。

到了1953年,李弥组织的“云南**救国军游击总部”成立,总兵力达35000人,还修了军用飞机场。

游击总部成立后,残军除用一部分兵力扰我云南边境外,其主要精力用于贩护。



从1953年至1962年,老挝联合缅甸、泰国政府,不断向联合国提出抗议,要求台湾当局撤回残军。

蒋介石迫于联合国的压力,联合国每作出一次要求,就撤走几千人,至1962年6月,共撤走2万余人回台湾。

1960年,残军的“云南**救国军”改了番号,对外称为“云南人民**志愿军”,李弥撤回台湾,柳元麟任总指挥。

1961年3月6日,已任“**志愿军”副总指挥兼第5军军长的段希文,准备撤回台湾时,又接到蒋介石的急电:留下来坚守,准备反攻大陆。这样,他和他的第5军又留了下来,大约有3000多人。


▲段希文,云南宣良县大渡口村人,1949年任205师少将师长兼武汉卫戍区司令。他爱兵,有实战经验,深得云南籍残军爱戴。

柳元麟时常向蒋介石状告,说段希文不听指挥,反攻大陆不力,拉山头,特别是收买云南籍残军。段希文被留下来后,台湾又开始中断军饷。

段希文知道,他不是蒋介石的嫡系,到台湾也不会有出路。因此留下来后,他决定与3000多云南籍官兵共存亡,不再去作无谓的牺牲——反攻大陆,他要自谋生存之路。

在一个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,段希文避开大其力,绕开夜柿,在树林里穿行四天到达了泰国清莱府美斯乐。

美斯乐距泰老边境不远,偏僻闭塞,地形险要,易守难攻,是泰国傈僳族居住区。

不久,第3军的李文焕军长也率兵进入泰国,投靠段希文。

至此,残军在金三角的故事从缅甸转移至到泰国。


▲金三角到处是山谷深壑

然而,血与泪的故事并没有因此终结。

残军相继进入泰国的消息不胫而走,泰国军方吸取缅甸的教训,不敢轻举妄动。

这期间,蒋介石对段希文这样一支有战斗力的部队脱离台湾领导于心不甘。

1969年到1970年间,台湾多次派人来到段希文住处,商谈恢复补给和接受台湾整编的问题,均遭到段希文和李文焕的拒绝。

段希文说:“台湾不发给我们军饷,不供给,你们还要来管我们?你们太不知趣了,你们以为这是在台湾?还像20多年以前随便发号施令?记住,这里可是金三角!我们再也不会相信你们,不会相信!”

台湾高层人物频频来往泰国会见残军,引起了泰国军方的高度关注。

在泰国为残军的潜入而感到头痛的同时,泰国还有另一个心腹大患——叭当反政府游击队。

叭当属清莱省府昌孔县的一个村子,地势险要,山路曲折坎坷,树木遮天。



叭当反政府游击队有1000多人的武装,泰国军方围剿了二十多年,动用飞机大炮也没有将他们消灭。

更夸张的是,这支反政府游击队甚至袭击昌孔县,绑走县长,诱捕了清莱省省长,还打死了保护省长的局局长。

泰国全国一片哗然,大骂军方无能!

泰国政府明白,残军当下的主要目的是生存,而叭当才是政府的瘤,必须先除之而后快。

籍此,泰国军方最高统帅部决定,请残军出兵攻打反政府游击队。如果收复叭当,残军将被编为“泰北民众自卫队”,成为受泰国军方领导的民兵,不缴残军的,允许他们在美斯乐长期居住。

段希文见打下叭当就能结束二十多年漂泊流浪的生活,为了同袍兄弟,为了子孙后代,他答应接任务。

1970年2月10日,是进攻叭当的时间。

正面,段希文组织600名战士,先用炮轰炸山头,敲锣打鼓,吹冲锋号前进。一天下来,死伤不少,只冲到半山腰,这一作战方式一度引起泰国军方的质疑。

第二天上午10时,传来令泰国军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的消息:残军已收复叭当,共打死反政府游击队356人,俘虏708人,残军共阵亡78人,另有360人受伤。

原来,段希文正面佯攻是假,真正的秘密是:派出200人的敢死队,从湄公河上用绳索攀登上悬崖,深夜悄悄摸进了游击队的阵地,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,仅用2天时间就结束了战斗。

收复叭当,震动了泰国,泰国王陛下亲自颁给段希文将军一枚勋章,对受伤阵亡的将士家属发给抚恤金和泰国公民证,对残军发给居住证。

经泰国政府批准,残军改为“泰北山区民众自卫队”,段希文将军任总指挥官,李文焕将军任副指挥官。

当美期乐的残军获得泰国居住权,成了合法公民,并分了田土之后,台湾当局竟慌了手脚。他们担心残军被泰国收买,会影响国军声誉,马上派人谈判:不要接受泰国的补给,有什么困难台湾都会解决。

段希文直言相告:“一切都晚了,我们苦了几十年,谁管过我们?你拿什么东西来证明台湾管过我们的死活?换句话说,我们反攻大陆二十多年,死了那么多人,你们给了我们什么抚恤金?一分钱也没有!军饷也扣发了!你走,我们再也不想见到台湾来的人!”

1980年6月18日,残军的灵魂段希文因心脏病突发逝世,时年69岁。


▲金三角华人村的段希文将军墓,以及为他站岗守灵一生的老兵黄家福

段希文死后,由五军参谋长雷雨田出任总指挥官,李文焕仍为副指挥官。

雷雨田,云南建水纳溪村人,在滇军中历任排长、连长等职,是段希文的老部下,他有指挥能力,与战士能同甘共苦。

雷雨田刚担任总指挥官就接到泰国军方的紧急命令:要他派兵攻打考柯山反政府游击队。这是泰国境内最后一支反政府武装,也是泰国的心头之患。


▲碧差汶府考柯

泰国先后数次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,出动2万多人的兵力围剿,均告失败。

这次泰国政府许诺,只要残军攻下考柯山,残军包括他们的几万后代,将全部成为泰国的合法公民,可以自由进人清迈、曼谷等地。

为了子孙后代,雷雨田也接受了任务。

此时的残军已经青黄不接,1950年进入金三角的残军,如今都已50多岁了,第二代残军虽然只有二三十岁,缺少实战经验。最后,从第一代、第二代残军中挑选出500名精兵强将,组织突击队,由3军师长陈茂修担任指挥官,5军的师长杨维纲担任前敌指挥官。

总攻时间定于1981年2月16日。泰国军方对残军只派500人参加,极为不满。这500人中年纪大的50多岁,小的十七八岁,而且穿的军装破烂不堪。

泰军方心里是看不起他们的,认为今非昔比,残军再也不是10年前打叭当的那些人了。甚至嘲笑他们说:“一般情况下,我只会命令你部给我们的运送和抬伤员。”

泰国军方想抢功,派出的两个团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节节挺进。岂料,在距考柯山峰10公里的地方,突然被反政府游击队隐藏在山洞中的火力网阻住,当场牺牲86人。

差松军长只好让残军出马。陈茂修、杨维纲早已悄悄潜入后山,接到命令,直接从考柯山后面,兵分两路,发起突袭。

经过三天浴血奋战,3月8日晚上,残军终于攻下了反政府游击队指挥部的考柯山,共打死游击队350人,俘虏206人。残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出征500人,战死260人。

收复考柯山,让泰国最高统帅部深受感动,当残军乘运输机返回清迈时,清迈省府特别为他们举行一个盛大欢迎会。

随着和平年代的到来,“泰北山区民众自卫队”逐步被解散。自1992年,这支无国籍流浪金三角的中国人,包括他们的后代,共6万余人,大部分成为泰国的合法公民。


▲金三角华人村落里,曾经的炮灰上已落满灰尘


其实,金三角的太过有名,致使大家忽略了这里还有其他东西。



据当地老一辈的村民们讲,他们的父辈刚刚来金三角时,惊奇地发现,深山里竟然生长着许多野生茶树。当地的原著民不认识,都砍了当柴烧,而这支部队大部分人来自云南,对茶树自然是很熟悉了。

对于金三角的普通老百姓来说,种植 粟,或是茶叶,亦或者咖啡,似乎没有太大区别,都是多少钱一公斤卖给收购的贩子。与其去冒险制,不如做点云南人擅长的事——制茶。

在烟雾缭绕的群山里,没有工业、没有污染,山清水秀,得天独厚的野生古茶树(平均树龄600年以上),以及从台湾引进的乌龙茶、蜜香红茶等,取代了曾经漫山遍野的粟田。



这群经历了几十年战争洗劫而顽存下来的同胞们,依靠茶树,依然也得以自食其力。

然而,在金三角的群山里,信息闭塞,交通曲折,加上泰国人没有喝茶的习惯,即使是非常好的茶叶,也难以销售,知道的人甚少。

NO.17泰北茶西施,一家专为泰北茶而开设的茶馆,汇集了泰北数十种茶品,坐落于清迈古城内。如果你有闲暇,在清迈的古城里走一走,不妨来茶馆里坐一坐,品品茶,品品这段鲜为人知异域历史。


优美的环境和专业的冲泡,在这里,你不仅可以一次品尝到多种小众美味的茶,还可以走近这群流落异乡的同胞,为他们的生活献上一份小小的力量。

NO.17泰北茶西施,地址:Chiang Mai, Mueang Chiang Mai District, 清迈泰北茶西施茶楼 东方美人茶


金三角的华人村,他们讲中文,写汉字

他们会做包子,会做凉粉,会腌咸菜

他们,也饮茶…

他们是孤军后裔,也是炎黄子孙…

过去一年,查了很多资料,飞了两趟金三角,历时一年多,终写完这篇故事。原谅暹罗妹儿在文末放了一条认认真真的广告,泰北茶,浓重推荐古树红、东方美人。

作者:暹罗妹儿,“爱在暹罗”原创博主,旅泰华人,现居曼谷。

分享到:
免责声明
1)本信息由“欧克辅导”发布,由“欧克辅导”负责信息的合法性;
2)本站平台目的在于分享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;信息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及交易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3)本信息如有侵权请将此链接发邮件至517763949@qq.com,本站将及时处理并回复。
4)《新著作权法草案》第六十九条规定:网络服务提供者为网络用户提供存储、搜索或者链接等单纯网络技术服务时,不承担与著作权或相关权有关的信息审查义务。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犯著作权或者相关权行为的,被侵权人可以书面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,要求其采取删除、屏蔽、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。